2年前临床治愈 2年后病魔再袭

来源:金羊网-新快报 作者: 发表时间:2018-08-03 17:47

xkb3411892_kmgcxl_1533215298353_b.jpg

■说起久别的学校,子轩收起笑容,眉宇间都是遗憾。

xkb3411890_kmglxh_1533213182513_b.jpg

■欧子轩募捐 专用二维码。

9岁的欧子轩,4年前遭遇白血病。当时经过治疗获得临床治愈,然而,情况稳定两年后,病魔卷土重来,一举攻陷康复期的子轩。复发的白血病往往比初犯更凶险,治疗也更困难。这一次,子轩要面对的,除了化疗,还有造血干细胞移植手术。巨大的变故,让子轩父母来不及悲伤,移植手术在即,如何备足20万元“入仓费”,是他们眼前最大的难题。

发烧查出患白血病

子轩是清远阳山县一个普通农家的孩子,今年9岁。4年前,已经在为入学做准备的他不幸罹患白血病。

“突然发烧,吃药也没什么效果。”妈妈赖廷芝回忆说,当时在清远市阳山县人民医院检查,医生告诉赖廷芝,子轩可能得了白血病。“我不相信!他怎么可能得白血病?”赖廷芝内心的一丝侥幸,很快在广州市儿童医院被打碎,确诊报告书上骇人的字迹——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。

赖廷芝强忍悲伤,在获得医生同意后,带儿子回到广西南宁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接受化疗。“他的户口随爸爸在广西,所以医保也在广西买,为了多报销些医疗费,我们就选在南宁住院。”赖廷芝说,子轩福大命大,在医院化疗一年多后,于2015年11月获得临床治愈,一家人高高兴兴收拾好行李,返回清远。“回家路上,子轩一直在说要回去上学的事儿”。

复发治疗更艰难

2017年6月底,小子轩感染了支气管炎,就几天的工夫,已经发展到喘不过气,经医院诊断为卡氏肺囊虫肺炎。

“我先带他去南方医院治了一个星期,退烧后又转回到南宁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治疗了一个多月,这才好转。”赖廷芝说,也许是身体抵抗力比较弱,小小的感冒对子轩而言,都可能发展成大病。子轩的肺炎治好后,去年9月,赖廷芝让他走入心仪已久的小学。

赖廷芝说,平静的日子太短暂。今年2月底,子轩突然发烧,虽然一星期后烧退了,但是在医院检查却显示他的血小板急剧降低,“他总说骨头痛。”赖廷芝有了不祥的预感,“3月7日,我们住进了中山大学附属第二医院,医生告诉我们,子轩的白血病复发了。”赖廷芝说,在结束第二期化疗后,子轩的情况仍没有缓解,医生建议,尽早准备骨髓移植手术。

子轩患病这四年,赖廷芝大部分的时间都花在他身上,对子轩哥哥的照顾,难免疏于表面。尤其是子轩此次旧病复发,夫妻俩都来广州照顾他,哥哥只得自己留在家里,无论吃饭上学,都要独自面对。“老大其实只比弟弟大3岁,他知道弟弟生病,更需要我们,所以从不抱怨,但我看得出他很难过。”赖廷芝说,听到医生建议移植的消息,哥哥马上来广州抽血和弟弟做骨髓配对,结果只有半相合。

移植手术指日可待

白血病的治疗,对子轩来说,就是一个无底洞。“很难说什么时候遇到感染,只要感染,就要花很多钱。”

2014年子轩确诊后,赖廷芝以12万元的低价,毅然卖掉了2011年在阳山县城按揭购买的新房,她说,初次治疗的花费超过30万元,医保只能报销四成,搭上卖房款,夫妻俩还欠下一堆账。

子轩出院后,他的爸爸每天加班加点给别人开车,想多赚些钱还掉债务。可前债未清,去年的那一场严重肺炎,又增加了他们的负债。赖廷芝告诉记者,复发后的治疗,目前已花费18万元,“医生安排他再做一个疗程,就可以进行骨髓移植手术。让赖廷芝欣慰的是,虽然哥哥与弟弟配型只有半合,但幸运的子轩在脐带血库找到一份匹配血,移植手术指日可待。

医生为子轩安排了8月下旬的手术,但眼下,赖廷芝夫妇仍有10万元的入仓费缺口难以补齐。

“今年刚入院时,我们发起了网络筹款,募集到20多万元,化疗至今就是靠这个钱撑下来,现在还剩6万多。”赖廷芝说,为了给儿子做移植手术,现在她又在网上发起了第二次筹款,但目前只筹到3万多元,加上之前剩下的,还有近10万元的入仓费缺口。

编辑:蒋蒋
数字报

2年前临床治愈 2年后病魔再袭

金羊网-新快报  作者:  2018-08-03

xkb3411892_kmgcxl_1533215298353_b.jpg

■说起久别的学校,子轩收起笑容,眉宇间都是遗憾。

xkb3411890_kmglxh_1533213182513_b.jpg

■欧子轩募捐 专用二维码。

9岁的欧子轩,4年前遭遇白血病。当时经过治疗获得临床治愈,然而,情况稳定两年后,病魔卷土重来,一举攻陷康复期的子轩。复发的白血病往往比初犯更凶险,治疗也更困难。这一次,子轩要面对的,除了化疗,还有造血干细胞移植手术。巨大的变故,让子轩父母来不及悲伤,移植手术在即,如何备足20万元“入仓费”,是他们眼前最大的难题。

发烧查出患白血病

子轩是清远阳山县一个普通农家的孩子,今年9岁。4年前,已经在为入学做准备的他不幸罹患白血病。

“突然发烧,吃药也没什么效果。”妈妈赖廷芝回忆说,当时在清远市阳山县人民医院检查,医生告诉赖廷芝,子轩可能得了白血病。“我不相信!他怎么可能得白血病?”赖廷芝内心的一丝侥幸,很快在广州市儿童医院被打碎,确诊报告书上骇人的字迹——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。

赖廷芝强忍悲伤,在获得医生同意后,带儿子回到广西南宁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接受化疗。“他的户口随爸爸在广西,所以医保也在广西买,为了多报销些医疗费,我们就选在南宁住院。”赖廷芝说,子轩福大命大,在医院化疗一年多后,于2015年11月获得临床治愈,一家人高高兴兴收拾好行李,返回清远。“回家路上,子轩一直在说要回去上学的事儿”。

复发治疗更艰难

2017年6月底,小子轩感染了支气管炎,就几天的工夫,已经发展到喘不过气,经医院诊断为卡氏肺囊虫肺炎。

“我先带他去南方医院治了一个星期,退烧后又转回到南宁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治疗了一个多月,这才好转。”赖廷芝说,也许是身体抵抗力比较弱,小小的感冒对子轩而言,都可能发展成大病。子轩的肺炎治好后,去年9月,赖廷芝让他走入心仪已久的小学。

赖廷芝说,平静的日子太短暂。今年2月底,子轩突然发烧,虽然一星期后烧退了,但是在医院检查却显示他的血小板急剧降低,“他总说骨头痛。”赖廷芝有了不祥的预感,“3月7日,我们住进了中山大学附属第二医院,医生告诉我们,子轩的白血病复发了。”赖廷芝说,在结束第二期化疗后,子轩的情况仍没有缓解,医生建议,尽早准备骨髓移植手术。

子轩患病这四年,赖廷芝大部分的时间都花在他身上,对子轩哥哥的照顾,难免疏于表面。尤其是子轩此次旧病复发,夫妻俩都来广州照顾他,哥哥只得自己留在家里,无论吃饭上学,都要独自面对。“老大其实只比弟弟大3岁,他知道弟弟生病,更需要我们,所以从不抱怨,但我看得出他很难过。”赖廷芝说,听到医生建议移植的消息,哥哥马上来广州抽血和弟弟做骨髓配对,结果只有半相合。

移植手术指日可待

白血病的治疗,对子轩来说,就是一个无底洞。“很难说什么时候遇到感染,只要感染,就要花很多钱。”

2014年子轩确诊后,赖廷芝以12万元的低价,毅然卖掉了2011年在阳山县城按揭购买的新房,她说,初次治疗的花费超过30万元,医保只能报销四成,搭上卖房款,夫妻俩还欠下一堆账。

子轩出院后,他的爸爸每天加班加点给别人开车,想多赚些钱还掉债务。可前债未清,去年的那一场严重肺炎,又增加了他们的负债。赖廷芝告诉记者,复发后的治疗,目前已花费18万元,“医生安排他再做一个疗程,就可以进行骨髓移植手术。让赖廷芝欣慰的是,虽然哥哥与弟弟配型只有半合,但幸运的子轩在脐带血库找到一份匹配血,移植手术指日可待。

医生为子轩安排了8月下旬的手术,但眼下,赖廷芝夫妇仍有10万元的入仓费缺口难以补齐。

“今年刚入院时,我们发起了网络筹款,募集到20多万元,化疗至今就是靠这个钱撑下来,现在还剩6万多。”赖廷芝说,为了给儿子做移植手术,现在她又在网上发起了第二次筹款,但目前只筹到3万多元,加上之前剩下的,还有近10万元的入仓费缺口。

编辑:蒋蒋
新闻排行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