广州北京路网约车老爽约 乘客老“被甩”

来源:广州日报 作者: 发表时间:2016-09-05 11:26

北京路步行街附近,使用软件网上约车的靓女焦急地等待车辆的到来。

市民报料北京路网约车难约 记者体验多次遭“嫌弃” 平台管理或存问题

先接单再爽约,网约车为何越来越难约?前天晚上,记者接市民报料“晚上八九点钟在北京路手机约车屡遭爽约”。记者到北京路调查发现,网约车先接单再爽约在这里频频上演。随着市民“出门先约车”的习惯养成,部分平台“抢车加盟”竞争升级,更加剧了市场野蛮生长,最终街坊约车频被“爽约”。

北京路!

北京路!

我在北京路

我在北京路……

……

我在北京路

我在北京路

……

……

就不来!

就不来!

你那不顺路

爱投诉投去

……

……

以前,司机要以平台奖励和补贴为主,爽约次数多了评级下降,收入直接受影响。但随着专车平台恶性竞争加剧,尤其最近滴滴优步合并后,与易到之间对于私家车主的拉拢竞争越来越白热化,平台专注于司机招募而疏于管理,车主根本不怕因爽约受罚,乘客只能干吃哑巴亏。

——一名司机

这样一来不仅让我在大雨里多等了几分钟,有时因为中间沟通时间过长还直接被平台扣费。

——一名乘客

这边厢乘客约车难,那边厢司机揽活难,唯一受益的是平台。

——专业人士

实测:蹲守2小时只约到11辆车

本周四晚上8点多,记者兵分两路到北京路与中山五路、大南路交汇处,尝试约车。“我的车在越秀公园,离北京路还有四五公里,而且那边很堵车,要不然你取消再重新下一单吧。”记者首先尝试用易到用车,第一单就被“拒”了,司机还说:“步行街上逛街的人都在往外走,需求太多了!平台只能一圈圈扩大搜车范围,我们这些离得很远的车得空车去接你,那么堵真的划不来!”

有一位滴滴司机接单后也立即取消了,给出的理由是“不顺路”,“滴滴现在由抢单模式改为派单以后,司机看不到目的地,很不方便……我只是下班回家顺路接个单,你的目的地是我家的相反方向,你取消吧。”

记者尝试使用优步拼车也遭司机“嫌弃”,“在北京路下拼车单要等好久哦,我建议还是重新约个车吧。”而随后即使不拼车,也遇到了司机要求取消的情况,其中一次因等车时间超过5分钟还被平台收取8元多的“最低消费补足”费用。甚至在9点半,记者约车时还遭遇了不同平台的4个“连环爽约”,从第一单发起约车到第四单接到司机的拒绝电话,足足浪费了将近20分钟。

随后,记者还尝试用滴滴约车。刚开始连续两次下单,分别等待了60秒钟都没有人接单,最后第三次下单才终于有司机接单了。

当晚,在北京路南、北两个路口,记者尝试用神州、易到、优步、滴滴约网约车和出租车,分头蹲守的2小时里,一共才约到了11辆网约车。除了神州专车之外,其他几个平台都出现了“先接单再爽约”或“要求乘客取消订单”的情况,在滴滴平台上打出租车也吃了好几次“闭门羹”。

大部分不成功的订单,都是司机先接单后,再劝乘客取消。路上有许多乘客对网约车司机的这一做法感到无可奈何,但禁不住抱怨:“这样一来不仅让我在大雨里多等了几分钟,有时因中间沟通时间过长还直接被平台扣费。”

对于有分歧的订单,司机经常说:“你投诉吧,是平台的线路规划问题,北京路太堵了。”

走访:步行街成网约车“爽约”重灾区

记者走访周边的交通环境时发现,北京路处于中心城区的核心商业地段,平时客流量就大,到了夜晚逛街、吃饭的市民和游客尤其多,车来车往较为拥堵,但同时这里的停车配套却并不多。因此一到了用车高峰,与北京路相衔接的中山五路路段、大南路路段都塞满了车,想要在长长的车龙里“杀出重围”接个人,短短几十米也要花上几分钟的时间,因此许多司机一接到单就想“逃”。

一位出租车司机还告诉记者,步行街的乘客以附近的居民来此逛街、购物居多,人均用车里程短,这对于上夜班的出租车司机来说太不划算了,“我们好不容易挤进人潮搭个客,结果人家只坐个起步价,还不如去酒店、机场附近拉个‘长途’……而且现在滴滴对出租车司机端的补贴几乎为零,还经常以各种理由克扣奖励,所以无论是扬手召车还是网约,出租车都不愿意专门去这些步行街载客。”

而相较于出租车都有车载调度系统、可随时派车前往需求较高的区域进行补给,以私家车为主要运力的部分专车平台,则主要根据车主喜好和上一单终点来安排指派单。一位网约车司机坦言:“除非有高峰加价,平时谁也不愿意去步行街周围,所以这里的爽约就多了。”

探因:

平台或疏于管理

网约车司机为何敢于频频爽约?一位网约车司机道出了其中的一个原因:“以前,司机要以平台奖励和补贴为主,爽约次数多了评级下降,收入直接受影响。但随着专车平台恶性竞争加剧,尤其最近滴滴优步合并后,与易到之间对于私家车主的拉拢竞争越来越白热化,平台专注于司机招募而疏于管理,车主根本不怕因爽约受罚,乘客只能干吃哑巴亏。”

一位打车族也告诉记者:“最近朋友圈里被各种滴滴优步和易到的营销帖刷屏了,感觉作为乘客我们被各种消费。”

另一个原因来自于乘客,一位打车族告诉记者:“前段时间易到充100送100,我一口气充了5000元,现在已经被‘套牢’了。想不约?太难了!”

这位乘客的说法,代表了大多数广州打车族的想法。近期,不少人参与了各网约车平台的充返活动,于是一边对滴滴优步等网约车不断提高车费运价而“咬牙切齿”,一边寄希望于“充值返券”能在一定程度上赚取的实惠。

“买家哪有卖家精?”一位专注于研究互联网消费行为的行业人士指出,“这边厢乘客约车难,那边厢司机揽活难,唯一受益的是平台。”

记者调查也了解到,网约车司机不仅正面临越来越低的补贴、奖励,而且由于平台悄然提高了车费,许多乘客将一腔怒火转移到了司机身上,其中一位开了2年多网约车的司机给记者看了他的收入记录:“去年6月我开专车的评级还是4.9分(满分5分),今年以来我的评价已经连续几个月都是4.8分了,可是我明明态度没变、驾驶技术和对道路的熟悉程度反而越来越高了呀。”

也有司机抱怨:“前期平台为了拉拢司机加盟,开出了各种优惠,但过多的车接入不同平台后,这些车在平峰时根本就是供过于求的……”不少网约车司机发现,他们已经开始面临“同事的竞争”了。

市民:

取消“高峰加价”

北京路文化旅游区正式挂牌国家4A级旅游景区以后,地位升级必然将带来客流趋增,但目前这一区域停车、疏导等整体公共设施配套仍不完善,不少市民建议在景区下一步规划中,能增多地铁、公交和停车的资源投放,弥补高峰时的运力不足。

而对于一遇到高峰就“网约失灵”的步行街通病,不少市民建议网约车平台能够升级调度水平,将高峰议价控制在合理区间。一位市民直言:“现在出租车都在主动拥抱互联网了,网约车平台为什么不能借鉴出租车的智能调度系统,在高峰期合理安排车辆优化转移呢?说到底,还是没有利润吧!因为平台自身调度的话就需要投放更多补贴,而现在他们只需要用‘高峰加价’就可以做到了,乘客成了埋单者。”

编辑:陈东明

对《广州北京路网约车老爽约 乘客老“被甩”》表态
对《广州北京路网约车老爽约 乘客老“被甩”》发表评论

要闻 社会 娱乐 生活 文化

新闻热词

全国两会 百名企业家建言2016两会

机器人秘书读两会 中超揭幕战

供给侧改革 史上最萌美人鱼

奥斯卡颁奖典礼 小李夺奥斯卡奖

 

新闻排行

广州日报